郵箱登錄:用戶 @ZBM-OL.COM   密碼
網站首頁 | 進入內網
 
 關注淄礦 | 企業文化 | 淄礦新聞 | 人力資源 | 二級單位 | 留言簿 | 齊魯云商 | 螞蟻城 | 淄礦官微 
 
當前位置: 首頁>>散文>>正文
 
今日熱點    
· 列車情結
· 藍色之夢
· 爺爺說
· 初來濟北的記憶
· 大哥 我 童年
· 麥香
· 通往姥姥家的小路
· 相信自己一定行
· 風吹麥浪
· 消失的小站
· 我的師傅老張
· 買山竹
· 回娘家
· 圓 夢
· 默默無聞的老孫
· 竹林游記
記憶中的清泉
2019-05-21 李琳  新淄礦報   (點擊: )

兒時,我大半時間在外婆家度過。記憶中除了外公外婆,還有一眼清澈見底的泉。

那是一眼水量很小的泉,除了雨季,泉水根本不會往外溢。離泉不遠,就是外公工作的小煤井。每天我都會從那里路過兩次,一次是送外公上班,一次是接外公下班。

接外公下班的時候,我會早早從家里出發,在泉旁邊逗留一會,或坐、或站,時而撿起一塊小石子丟進泉里,看著水波漸漸消失,時而把腳丫伸進泉里感受泉水那絲絲的涼意。每次在泉邊逗留的時間都不會太長,因為小煤井洗澡堂里的水比泉水更有吸引力。

齊腰深的水池子,下面是燒水的爐子,回想起來就跟現在燒水的鍋一樣。水不熱的時候我就已經在池子里面了。由于人少,我便可以在里面練習“狗刨”。漸漸的,上井的礦工越來越多??醋乓桓齦觥昂諏場蔽ё懦刈幼?,我便站在池中央猜測哪一個才是外公。池子里的水變得越來越渾濁,混著油、汗和肥皂的味道充滿了整個浴室。

我總是不情愿地被外公從池里揪出來。然后,外公用他那雙長滿老繭的手在我的背上來回地搓,還不停地說:“看到水臟了也不出來,看你弄的,跟‘黑瞎子’一樣?!弊叱鱸∈?,我蹦蹦跳跳地跑在外公的前面,感覺身上舒服極了。

隨著小煤井資源的枯竭,我再也嗅不到那混著油、汗和肥皂味道的空氣了。雨季到了的時候,那眼清泉也沒有再往外溢水。如今每次去外婆家,我還會像以前一樣到泉邊坐一會??墑僑叢嚼叢繳?,不知何時,泉已經干涸。

最近,連續下了幾場雨,休班回家我又跑到泉邊,看是不是有水,可看到的卻是亂石堆中長滿的雜草。走吧,泉不會再有水了。我勸自己,可雙腿卻遲遲沒有挪動。

再也沒有人把我從水池中揪出來了,再也沒有長滿老繭的手給我搓澡了,再也沒有那熟悉的味道了。留在記憶里的,只有那清澈見底的泉。

上一條:溫暖明亮的“心燈”
下一條:父親的榮譽不能丟
關閉窗口

 

 

友情鏈接:
047期一尾中特

山東能源淄博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

網站郵箱:魯ICP備15002912號-1

您是第
位訪客